清华)”在清华大学主楼后厅举行,这是在清华大学举办的第二届中

这不是本年度的第一次中国足球论坛。早在今年5月,美国体育营销机构开拓体育(Pioneer Sports)与上海崇明县体育局联合举办了中国足球高峰论坛,但无论从主办方、论坛规模和受邀嘉宾的名气上,都无法与本次论坛相提并论。中国足协常务副主席张剑、国际足联高级发展经理麦克-菲斯特、亚足联发展部主管斯图亚特-拉曼和英格兰足球总会高级区域经理凯勒姆-厄文、上海绿地申花俱乐部董事长吴晓辉、成都足协主席辜建明、阿里体育副总裁魏全民等足球界重量级人物以及国内外足球领域相关单位400余人参加了本届论坛。

本届论坛分为三个议题,分别是“中国足球体系建设”、“中国足球产业发展”和“中国足球人才培养。”每个议题有嘉宾发表主旨演讲,完后是圆桌讨论环节,笔者的重点将放在圆桌讨论环节。

2015年2月,《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和《中国足球中长期发展规划》相继出台之后,中国足协在形式上已经成为独立的法人社团,与国家体育总局“脱钩”,中国足协需要加快体制构建,设立应有的执委会、专项委员会(12个)和秘书处等,同时要加快构建中国足球完整的结构体系和基础设施建设。足协工作人员要转变观念意识,从行政体制的管理思维向社会组织的服务思维转变。中国足协的发展离不开地方足协的支持,只有地方足协强大起来,国家足协才能强大。而地方足协的发展离不开广大足球爱好者的认可和支持。

成都足协主席辜建明表示,地方足协响应中国足协的号召,在体制建设和政策制度上向社会组织转变,把曾经为竞技体育和综合性运动会服务,改为向广大足球爱好者服务。然而,作为社会组织,地方足协的能力和公信力有待球迷的认可。比如,成都足协每年要承办近18000比赛,需要极大的人力物力财力支持,协会的资金一部分来自政府,大头还得靠企业赞助。与当地体育局“脱钩”之后,足协作为社会组织不再是政府购买服务的首选,企业赞助更得看联赛规模和参赛人群的消费能力,地方足协便失去了先天优势,尤其在《改革方案》出台之后。他还谈到了中国足球最大的问题在于没有形成完整的“组织体系金字塔”和“竞赛体系金字塔”,中国足球文化氛围还需要很长时间去培养。

英足总高级区域经理凯勒姆-厄文谈到了英国足协的情况。“英足总下面有50个地方足协,都是独立运营、非盈利的机构,它们是英格兰目前1500个草根足球联赛、11.9283万支草根球队的重要组织和管理者,也是让足球在遍及英格兰地区开展、活跃的推动者。”

“地方足协不仅要组织比赛,提高足球参与度,还要帮助球员发展,培训工作人员,改善基础设施和比赛环境。”厄文接着说,“地方足协虽然名义上依附于英足总,但他们都是独立运营自我管理,每个协会都有自己的章程和纪律,他们需要培养教练,构建竞赛体系。地方足协是地方足球的核心,没有地方足协的支持,我们的联赛便无法开展。”

“地方足协与球队、球员、教练、裁判、俱乐部、联赛和志愿者的联系最为直接,他们帮助落实英足总的政策。”厄文说,“在联赛推广方面,地方协会要不断开拓新的市场,发展新会员,拓展新的合作伙伴。地方足协吸引到的投资赞助反哺联赛,帮助球迷提升参赛体验,为所有人提供更好的足球服务。”

可以看出,英国地方足协是在英足总的指导下独立运营的,而中国地方足协则受中国足协的领导。而且,中国地方足协在体系构建、赛事组织和观念意识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只有各个地方足协办好了,中国足协的政策才能有效落地。

站在俱乐部的角度上,上海申花老总吴晓辉也谈了自己的看法。“中国足协、地方足协和俱乐部之间应该是互相协作共同为球迷服务的关系,而不应该是领导和被领导的关系。去年,在申花主场出现了球迷闹事的行为,中国足协官员通过上海足协告知我,要我整治闹事球迷,我开玩笑说足协领导干部的问题还没查清呢,球迷与我又不是上下级关系,我如何能管得了人家。所以,足协应该改变观念意识,不要总以官老爷的身份去要求地方足协和俱乐部,大家共同协作办好联赛,为球迷提供更好的服务,这样才能得到球迷的认可,我们的联赛才能越办越好。”

2014年,中央46号文件出台,鼓励体育产业走出国门走向海外市场。两年来,中国资本已经收购或入股多支欧洲球队,比如苏宁2.6亿欧元买下国际米兰70%的股份,中国商人夏建统以6000万英镑全额收购英超阿斯顿维拉俱乐部。德勤体育产业顾问丹-琼斯直言,他看好中国资本进军欧洲足球市场,尤其是在当前欧洲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中国商人可以花小钱办大事。同时,他也表达了对中国商人一窝蜂扎堆欧洲球市的担忧,对市场的不了解很容易造成盲目投资,中国资本在投资时还需做好功课谨慎投资。

谈到中国足球,中超联赛和中国国家队是绕不开的线年,平安保险与中超公司达成4年6亿人民币的独家冠名合同,同时还拿出4500万元赞助中国之队,引起业界哗然。然而,平安保险北京品牌总监俞蕴文女士在论坛上透露,公司对冠名中超的投入产出比感到很满意。“我们邀请第三方评估机构对这笔投资做了专业评估,评估显示平安在赞助中超之后,公司的知名度和美誉度得到大大提升,在世界财富500强排行榜由去年的96位上升到41位。”笔者相信,四年之后,中超联赛的冠名费将会再创新高。

是两个H——Happiness(快乐)和Health(健康),足球是最能代表健康快乐的运动项目,同时也是参与人数最多的运动项目。一方面,阿里体育会从赛事IP发力,争取早日把世俱杯引入中国,同时会打造更多的自主足球IP赛事。另一方面,依托阿里巴巴在电商和互联网端的优势,从6亿活跃用户着手,分析足球人群的消费行为和习惯,为足球爱好者提供更好的产品和服务。

完整产业链。“随着政策红利的到来,巨头资本纷纷在上游投入重资,购买IP赛事和商业开发权,比如万达6.5亿欧元收购世界铁人三项公司,上游基本属于巨头的游戏,一般人很难参与;中游主要是负责赛事放大的媒体公司,最典型的就是赛事版权资源最为丰富的乐视体育;下游则是中小企业重点布局的地方,包括场馆运营、票务、青训、装备、体育旅游等变现能力强、与球迷联系紧密的项目,也是产业变现的关键之处。”无论是上游中游还是下游,最后的落脚点都在于球迷,只有服务好球迷,产业变现才能落到实处,离开球迷谈产业发展,相当于无本之木无无源之水。

5年80亿元拿下中超商务合作开发权之后,中超联赛正式步入金元时代。豪门俱乐部动辄拿出数亿元购买外援,国内球员的身价也水涨船高,苏宁某球员甚至开口索要上亿年薪。然而,疯狂烧钱的联赛并没有为国足输送能力与年薪相匹配的国脚,中国男足在12强的成绩惨不忍睹,1平3负小组垫底。国足12强赛兵败西安之后,中国足球被推上了风口浪尖,失利让国人再度清醒,联赛火热不代表足球水平的提高,中国足球的未来在于青训,青训要从校园足球抓起。

“中国没有足球文化,只有“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金玉良言”。发展中国足球,首先得培育足球文化,从校园足球抓起。”吴刚说到。

蒙古地广人稀,每个足球场平均造价为500万元,是北京的1/10;而且蒙古族孩子从小吃肉喝奶,体质比较好。”

育的结合。《改革方案》出台之前,学校是不允许孩子踢球的。现在反过来了,鼓励孩子们走出教室走向操场,我们的家长和教师也得改变观念意识,要认识到足球发展对孩子、对社会、对国家发展的重要性。只有当体育成为人们日常生活组成部分的时候,中国的现代化才能实现。

613所特色校配备了标准足球场,由于内蒙古全年气温偏低,我们还在每个学校花100万元配备了封闭球场,减少孩子们踢球受伤的概率。每年,自治区政府还给每个学校分配4万元专项资金,用于给学生购买训练服、饮用水、车费报销等,方便孩子们训练。另外,我们还花费14.6亿元在30个边境县市建了500块球场,这些都显示了内蒙古发展校园足球和草根足球的决心。”

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女足半决赛替补登场,连入两球帮助中国女足3比2逆转巴西。退役之后,她选择移居香港,并在2010年当选香港区议员。2002年,她拿到香港足总A级教练证书,曾短暂执教过香港女足,今年5月份回到老家海南,在海南中学创办海南韦海英足球培训中心。谈到校园足球,韦海英颇有感触。

U10到U18各个年龄段挑选合适的球员,为海南省和国家储备选拔优秀的球员。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