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懒熊体育获悉,苏宁体育集团正在对其传媒事业部进行一轮新的人事任命,这也意味原属于苏宁文创的PPTV旗下的体育业务,很可能将正式划归给苏宁体育。网罗诸多顶级足球版权和相关公司后,苏宁体育正在组建一个新的架构和人力资源体系。

据懒熊体育得到的消息,苏宁体育集团在近日将完成一轮对其传媒事业部的新人事任命。

按照目前的组织架构,苏宁体育传媒事业部分为总编室、北京制播中心、上海制播中心、南京制播中心、平台运营中心、国内足球运营中心、英超运营中心等。

知情人士告诉懒熊体育,按目前规划,原PPTV体育(聚力体育)首席内容官娄一晨将出任苏宁体育传媒事业部副总裁,负责统筹苏宁体育传媒内外相关的主持人工作。韩瑞峰出任苏宁体育传媒总编辑,管理内容板块,并兼任上海和南京制播中心总监。

娄一晨1993年进入原上海有线月离开五星体育加盟PPTV体育出任首席内容官。

韩瑞峰早年供职于CCTV5《足球之夜》栏目,接着又先后在上海有线电视台、天盛传媒和CSPN、视讯中国担任副总裁,去年8月加盟PPTV(聚力传媒)出任副总裁。

此外,王晔担任副总编兼总编室主任一职,平台运营中心由聚力传媒高级副总裁曾钢兼任总监,艾保国担任国内足球运营中心总监,葛冬卯暂时兼任英超运营中心副总监。

懒熊体育就此任命向聚力传媒公关求证,对方表示正在休假,公司事情不太清楚。

这一系列任命的实施,也从侧面印证了聚力体育将被划归到苏宁体育旗下,整合为体育传媒事业部的事实。

自2013年苏宁成为PPTV第一大股东后,PPTV发生了诸多变化,直到2016年5月又正式将名字更改为聚力传媒。

聚力传媒在过去一年时间里经历了多次架构调整,其中的体育业务先被划归在文创集团,如今又划归体育集团。但据内部人士所说,体育传媒业务在PPTV时代就相对独立地运作,曾经还一度考虑成立子公司,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也常常以聚力体育的名义出现。

而聚力传媒其他视频内容业务,将继续归属于苏宁文创集团,目前仍由苏宁文创COO米昕负责管理。懒熊体育得到的消息是,这部分业务将会改名为“苏宁视频”,不排除有单独出售的可能。

在此之前,聚力传媒原本属于苏宁上市板块,但由于长期亏损,最终在2015年末被剥离了出上市公司体系。苏宁财报显示,剥离之前,聚力传媒在2015年前三季度共计亏损7.05亿元,对公司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影响为-4.8亿元。

在现今苏宁体育的架构中,除了传媒事业部外,主要还包括中超的江苏苏宁和意大利的国际米兰两家足球俱乐部。

目前,刘军担任苏宁体育副总裁、江苏苏宁总经理,并兼任国际米兰代理CEO。刘军生于1976年,毕业于南京大学,拥有硕士学位,此前在国信集团担任处级干部。2008年国信集团开始冠名江苏舜天,他从2010年开始担任球队总经理至今。目前,他主要负责江苏苏宁俱乐部的商务和日常管理工作。

而江苏苏宁俱乐部的引援工作则主要由任峻决策。据懒熊体育了解,苏宁体育的实际话事人也正是任峻。公开资料显示,任峻生于1977年,毕业于南京大学,目前是苏宁云商董事、副总裁、董事会秘书,35岁时就曾入选《财富》“中国40位40岁以下的商界精英榜单”。

多名知情人士告诉懒熊体育,目前传媒事业部由苏宁集团委派的卜扬统管,曾钢是实际负责人,卜扬更多帮忙集团和苏宁体育的协作,很可能是临时过渡。从网上公开信息查看,卜扬也是苏宁云商营销总部副总裁。

上述人士也都表示,对于整个聚力传媒的调整仍将继续。多位中高层管理人员包括殷宇安、曾钢等人与米昕同期加入聚力传媒,但如今曾钢、葛冬卯的工作内容往体育传媒板块倾斜,“苏宁视频”的人事架构很可能将继续整合,后面不排除会有苏宁“心腹”入主。

▲ 左1、左3、左5、右1分别是刘军、任峻、张近东、张康阳(张近东之子)。

另外,前国脚李金羽也于今年年初加盟苏宁体育集团,担任竞技管理中心副总经理。在此之前,李金羽在中国女足和石家庄永昌任职。至于前贵州人和主教练宫磊,则在苏宁短暂停留三个月后,就从苏宁体育副总裁、苏宁俱乐部领队和中方教练组组长的位置上去职。

苏宁体育集团成立于2016年6月,目前是苏宁控股集团旗下六大板块之一,与苏宁云商(零售及物流相关业务,上市板块)、苏宁置业、苏宁金控、苏宁文创、苏宁投资并列。

除了聚力体育、足球俱乐部外,苏宁在体育领域的布局还包括投资足球内容社区懂球帝、足球数据公司创冰,收购电竞直播平台龙珠直播等。

当然,苏宁玩体育最大的手笔还是在体育赛事版权领域,包括2.5亿欧元拿下的2015-2020赛季西甲版权、7.21亿美元斩获的2019-2022赛季英超版权。最新的手笔是从体奥动力手中拿下亚足联和中超独家新媒体版权。

在苏宁体育不断聚拢版权资源时,行业人力资源也完成了相应的流动。例如,在中超新媒体独家版权从乐视体育转移到苏宁体育手中后,原先在乐视体育出任副总编辑艾保国,如今已是苏宁体育传媒国内足球运营中心总监。

相信,接下来类似的案例会越来越多,甚至不排除有原乐视体育更高级别的管理者加盟苏宁体育传媒的可能性。

在最新的招聘公告中,苏宁放出了54个岗位,主要是英超、西甲、国内足球等内容编辑及运营人员,其中不乏版权管理总监、西甲运营总监、英超运营总监、社区运营总监等中层管理岗位。

显然,完成了对众多资源的争夺和卡位后,人力资源以及随之而来的公司治理和组织管理,也将成为苏宁体育下一个阶段的重点。

这是一项不可掉以轻心的工作。 在这方面,乐视体育给行业提供了很好的参照。成立初期,乐视体育一方面疯狂签约版权和合作资源,另外一方面则大举网罗行业内外人才。但由于忙于“蒙眼狂奔”而无暇进行精细化管理,乐视体育也在去年下半年暴露出严重的公司治理问题。起初风光加盟的谢楠、沈威、邱志伟、程益中、敖铭、张志勇、于航最终一一离去。

这个教训告诉体育行业,仅靠堆积战略资源和高管人才,而缺少务实而卓有成效的管理,难以持续稳定经营。苏宁体育也必须警惕这些坑。

事实上,PPTV时代,苏宁在这方面栽过的跟头并不少。苏宁接手,原PPTV体育经历了走马灯式的高管轮换,团队也大面积离职。最终,在不断震荡中,原PPTV体育元气大伤不断掉队,在声势上一度完全被乐视体育压制,直到最近半年,通过英超、亚足联、中超版权,才有重新崛起的态势。

一名接近苏宁的行业人士认为,苏宁的一贯作风是集权,今年春节后的一个举措是,将具备管理职能的人员全部调往南京总部,以加强管理,并给予一定的升职、加薪作为弥补。不愿意去南京的人,则自动离职。“聚力传媒这段时间的状态就跟大学一样,纷纷在讨论拿到了哪几家的offer”,上述知情人士说。

另外,体育传媒事业部的人事架构也不甚清晰,不少管理层存在业务重叠的情况。尽管有多名高管统筹,但内部的普遍观点是,韩瑞峰目前在体育传媒事业部承担了更多的内容管理工作。

“苏宁体育是苏宁大家庭中发展最快,社会影响力最大的新产业。”在2月18日的2017苏宁体育盛典及江苏苏宁足球俱乐部出征仪式上,苏宁控股集团董事长张近东这样说道。

今年2月底,苏宁云商公布了2016年业绩快报,全年营收1486.83亿元,同比增长9.69%;利润总额9.14亿元,同比增长2.8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7.02亿元,同比下降19.52%。

由于聚力传媒和苏宁旗下两家俱乐部并不属于上市公司板块,外界并不知道苏宁体育的财务状况。

不过,体育也可能是苏宁控股集团旗下财务压力最大的板块。国际米兰近年来的亏损、债务问题,早已被媒体曝光,在今非昔比的意甲,需持续投入巨资才可能走出目前的困境。

经营中超俱乐部同样是一个烧钱的游戏。上赛季,江苏苏宁总投入就接近2亿欧元,但最终从中超获得的版权收入只有约6000万人民币。

另据懒熊体育了解,在2019-22赛季的英超版权合同(总价7.21亿美元)上,苏宁须在今年提前支付3亿美元。如果再算上5年2.5亿欧元的西甲,价格不菲的亚足联及中超独家新媒体合同,苏宁体育接下来在经营上需要费心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