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罗斯是个冷静的人,在科隆的会面他亦是表现得如此:下周,他的个人纪录片《克罗斯》(Kroos)将在影院上映,这无疑是走近这位足球世界冠军和欧冠冠军生活的好机会。29岁的克罗斯自己希望将纪录片时长延至90分钟——这恰好是一场常规足球比赛的时间。

SZ: 克罗斯先生,当问起您职业生涯的高光时刻,您脑海里立刻浮现的是什么?

SZ: 什么都没有?连您在世界杯对阵瑞典时第95分钟打进的那粒绝杀任意球也没有吗?

没准这会是我第一个想起的进球之一。但只有当我细细想来(才发现),没有哪一个进球对我是如此重要的。如果对瑞典的那粒进球帮助我们最终在世界杯取得了成功,或许就会有所不同了。但在这次进球之后(德国队世界杯小组赛未出线), 任何与世界杯有关的事情都会有一点负面含义。

对于失误,我不会在事后去说:灾难性的失误啊!你怎么能犯这样的错误呢!失误是比赛的一部分,我也犯过错,导致了丢球。你同样能以对阵瑞典的那场比赛为例。这个赛季我也有过失误,那是在莫斯科。我将球传到了对方脚下,随后对方取得了进球。

SZ:《克罗斯》这部纪录片中最不可思议的语句之一来自于您皇马的队友卡塞米罗(Casemiro)。他说:“当托尼想让我们踢快节奏的比赛,我们就会照做;当他想放慢比赛节奏,我们就会跟随他慢下来。”由此人们猜测,您被赋予了某种期望。

有趣的是,尽管我们关系非常好,他还从没对我说过这话。这样的表述令我非常高兴,因为我从未想过会从队友那获得这样的评价。不过, 他的风格对于(我们所取得的)所有成功来说也同样重要。

SZ: 您曾经说过:“对我而言,控球就是享受。“为什么控球对您如此重要?

因为这对我而言意味着,我们始终将球控制在自己的脚下。我们让对手不断跑动,让他们很难取得球权。这是我最喜欢做的事。我一直坚信,拥有控制权和控球较多的球队更有可能赢得比赛。当然, 这并不总是那么容易, 有时候跟在球后面跑也是不错的。

SZ: 当有人说:“他带领我们”或是“我们跟随他”,那么这个人势必得承担起与权力相关的角色。在这样一个球队中,要如何取得这样的位置?

我的看法是,更多地帮助和我一起踢球的队友。这是我的信条。我试图成功传球给队友,以此创造最好的机会。对我来说, 这就是你作为一个团队如何取得成功的秘诀。你不是在为自己踢球。当你为别人踢球时,自己也能达到最好的状态。

但情况就是这样。我看到世界上有那么多优秀的足球运动员, 但他们踢球时候所有的行动往往只想着让自己看上去出色, 这不一定能帮助到球队整体。

SZ:当孩子们刚开始踢球时,每个人都会像蜜蜂一样扑向球,最厉害的孩子抢到球,运球射门,一个接一个地进球。您是什么时候意识到自己踢球的想法跟别人不同的?

我从来就不是那个只想进球的人。事实上,这是孩子和年轻人踢足球时的正常反应。我不会那么冲动。我很崇拜约翰·米库(Johan Micoud),他在云达不莱梅踢过球。因为他优雅的踢球风格,还因为他不喜欢张扬。什么都不用说,他就是球场上的主角。我一直很喜欢这一点,我试着去模仿他。他踢球的时候也从来不会只考虑自己。

SZ:您很少被人称为核心队员。因为带球穿针引线、给对手制造压力以及运筹帷幄的球员像是幕后服务的人。您觉得这个角色怎么样?

很棒啊,我乐意。我想做赢得奖杯(过程中)的主角。然后其他人可以把它高高举起。

SZ:难道您不介意这样的球员往往不会被人注意到,并被认为是在比赛中的不显眼的存在吗?

完全没有。我的目标一直是让人们把我看作是一个优雅的球员,踢漂亮的足球,一直如此。在成功的情况下,这被视为优雅、轻松的;但从消极的意义上这又很快被认为是过于随意、缺乏激情的。然而踢球如果没有激情就不可能赢下那么多,这只是我踢球的风格。

SZ:在电脑游戏“FIFA19”中,玩家们操作现实中的球星作为游戏人物来比赛,您在速度上只得了67分,会不会让您很生气?对于一个世界级的球员来说,这是一个非常低的分数。

我不生气,因为我不玩“FIFA19”。但有一次我偶然得知,我的速度评分甚至低到过只有56…

皇马球员在一次“FIFA19”的活动中,得到了他们在里面的个人资料。上面写着我的速度是56。几天后在塞维利亚的比赛,我在中场进行了一次真正的突破,之后就取得了一个进球,并且我也要求FIFA看了这一球。然后他们线。然而,这一数字可能不会再高了。这也是理所应当的。

SZ:海因克斯说,当您感觉良好时,表现得最好。对于一个因其精准性而被称为“机器”、“计算机”或“冰人”的人来说,如何适应这点呢?

也许这在海因克斯带领下在勒沃库森对我来说更重要一点,因为作为一个年轻球员,我在比赛中没有那种极端的不言自明,我必须证明我的能力。你需要一个教练,让你觉得你很重要,并且让你在两场糟糕的比赛后也能上场发挥作用。

例如,我宁愿自己开车也不愿让别人为我开车。我最喜欢自己解决我的所有事情。我也很冷静。在一些我无法控制的事情上,比如孩子出生的时候,这是非常重要的时刻,但我却什么也控制不了,我可能仍然比其他人更冷静,但对于我而言已经非常紧张了。

SZ:您以内心的平静而闻名。您的理疗师说了句您纪录片中最美的话:“你的行动中没有丝毫疑虑。”这从何而来?

内心的平静不是源于我的家人。他们都比我紧张。我弟弟比我紧张多了。我爷爷想把这事推到我奶奶头上,我遗传了她的心静。但是我奶奶也不觉得自己和这事有任何关系。我想我是开启了新的一代。(笑)

我们家里的一切都是关于足球的。我弟弟在踢球。我也在踢球。我父亲是我们的教练。我们训练完了,还有更多的训练,还要进行一些特殊训练,然后在家里评估训练,当然我们也会去踢比赛。我们家几乎只谈论足球,不谈其他事情。

这为我和弟弟铺平了职业生涯的道路,我们对此都非常感激。但涉及到父子关系,关于感情和私人的对话,我们还有很多东西没谈过。我很少谈论那些年轻人关心的话题。这些事比足球繁琐多了。

我父亲到如今还在说,足球的地位太高了。但是人们不能随口就说:从现在起,我们重新讨论一下我们的私人感受。在过去的十年里我结识了很多和我有联系的人,尤其是我的妻子。尽管如此,我和父亲的关系依旧很好。

SZ:您的弟弟菲利克斯跟您一样在这种关系中受益。令人惊奇的是,您的弟弟当年为德国国青队踢的比赛和你相差无几,但是他现在在柏林联踢球,而您作为世界冠军效力于皇家马德里。这是为什么呢?

我认为这是儿时天赋的问题。 菲利克斯的训练量跟我差不多,甚至更多。每当我们必须进行新的训练时,我总是尝试两次后就能达标,而菲利克斯可能得试八次。

是的。但是虽然如此,我领悟一些诀窍比他轻松得多。后来在赛场上的体现也是这样子。人们总不能期望两个儿子都加入皇马。假设没有我,只有菲利克斯,那么大家都会说:“菲利克斯成功了!(指凭他的实力也许可以加入皇马)”

我俩之间不会产生嫉妒心理。我俩都给予对方最好的祝福。我们六七岁的时候就总在同一支队伍里踢球。在我们拥有各自房间之前,在一个房间里共同生活了14年。菲利克斯为我得到第四个欧冠奖杯而自豪,正如我也为柏林联成功升入德甲而骄傲那样。

没有。但是我真的很想去现场看一看,完全是因为想感受一下柏林联的气氛。然而弟弟也没有到现场看过我的比赛。

没有开玩笑。根据我俩的行程安排,很难凑到一起。我们每三天或每四天踢一场比赛,实在没办法为了观看一场比赛坐三小时的飞机前往柏林或者马德里。

SZ:电影《克罗斯》强调了足球明星的孤独感:空荡荡的酒店走廊、独自待在阳台、独自坐在前往机场的商务车上。这不禁让人觉得,足球运动员总是孑然一身,可是足球是一项团体运动啊。

是的,训练和比赛的时候大家总是会在一块儿,不过当然出门在外的许多个夜晚,总是会一个人待在酒店房间里。当我们奔波在路上,我总感觉这是最煎熬的时刻,因为我离家太久了。

SZ:您16岁的时候就离家前往1000公里外的拜仁慕尼黑。那段时间很难熬吗?

我母亲在影片中说了一句话,她从未亲自告诉我:尽管有一位家庭成员不在,她仍然会准备四人份的餐具。那是一句真正让我感动的话。一个深受足球影响的家庭,一切都是围绕着足球的。在周末会有家庭比赛,妈妈当观众,爸爸做教练,弟弟也参与比赛。在我16岁之前,一家人都团聚在一起。但到了某一天,她的儿子就要离家了,她知道儿子这一走,便不会再回来了。

SZ:影片中一位西班牙记者说过:克罗斯是一位典型的德国人。身材高大,金发碧眼,控制力强。他是不是应该说:克罗斯是个典型的东德人?

没有,反正我是没听说过。我在一个统一的德国长大。我始终没有忘却的是一种意识:我的祖父母那一代并不富足。因此,我一直懂得尊重和珍惜,即便是微小的事物。尽管我现在生活在马德里,这里是完全另外一片天地。

毫无疑问:更少的比赛,比现在少得多的比赛。当然,足球是最具吸引力的运动,但我也是其他运动形式的爱好者,我也看见:过多的足球比赛使其他运动项目备受冷落。在德国,足球吞噬了一切。为了提高比赛质量,比赛数量应大幅减少。每到赛季末就可以看到,经历了五六十场比赛的球员们都已经筋疲力尽。

有时候会吧,在赛季踢到一半的一两次比赛中会感觉到疲惫。踢过很多年比赛的球员多少都会有这种感觉,但目前为止我的感觉依旧非常好,主要是因为我大部分情况下都是无伤病的状态。但是我平时很少看球赛,因为对我来说比赛真的太多了。多一场比赛,就能赚更多的钱。我自己看比赛的时候,往往会觉得这儿不好、那儿不好。我希望有越来越多的教练看重球队踢球的质量,而不是只看重成绩和比分。

这是我一个小怪癖吧。当我低头看的时候,我的鞋子必须洁白无瑕。鞋子必须是真皮的,并且我不允许它像其他鞋一样有塑料的成分存在。六年前市场上就不再出售这种鞋了。我的白鞋子是阿迪达斯为我定制的,没有它们我就不能好好踢球。对此我深表感激。

托尼·克罗斯(Toni Kroos),1990年出生于格赖夫斯瓦尔德(德国梅克伦堡-前波莫瑞州),17岁时代表拜仁慕尼黑首次参加德甲比赛,但后来被租借到勒沃库森。在拜仁, 他赢得了三个冠军头衔并于2013年获得了欧冠冠军, 自2010年世界杯以来,他一直是德国国家队的中坚力量之一。克罗斯于2014年加盟皇家马德里。这位四届欧冠赢家目前与妻子杰西卡和三个孩子住在马德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