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19日,年轻的佩普-瓜迪奥拉衣冠楚楚——当时的他还会在比赛时穿西装——走在安联球场的边线旁,与来访的客队主帅握手。

就连瓜迪奥拉自己其实也还算是来访安联球场的人,那时的他刚刚来到德国。在此之前,他在巴塞罗那有着历史性的执教经历,并在离任后选择休假一年来充电和思考足球。那年夏天,瓜迪奥拉带着一个大胆的计划来到慕尼黑,想要重塑这支当时世界上最好的球队——他们刚刚在海因克斯的率领下赢得了三冠王。

巴伐利亚人所钟爱的快速进攻和充满侵略性的人盯人防守正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谨慎的进攻组织,区域防守和更紧凑的阵型。这样的战术体系将会扼杀德甲的对攻风格,让拜仁完全掌控比赛。

从某些方面来说,瓜迪奥拉的战术思路回归到了前阿贾克斯主帅范加尔曾在几年前带给拜仁的那套理念。其中还混杂着一些来自另一位前阿贾克斯主帅约翰-克鲁伊夫的足球原则,后者曾在巴塞罗那当过瓜迪奥拉的教练。

瓜氏拜仁的基本理念是,通过密切关注比赛中的空间、跑动和站位,球队可以围绕着对手的阵型保持足够长时间的传球,从而让球队以一个整体进入到进攻半场,并建立一种阵型结构来将对方的反击扼杀在源头。他们会保持让球尽量靠近对方的球门而远离自己的球门。

瓜迪奥拉花了几年时间才将拜仁转变为一支采用列位式踢法的球队,这个过程在Marti Perarnau为瓜迪奥拉撰写的传记中得到了详尽的记录。在完成这个转变之后,瓜迪奥拉马上加盟曼城,并在一个新的国家重新开始这一切。

但即使有一些相同的原则,瓜迪奥拉的曼城和他的拜仁在踢法上不完全相同,和他执教时的巴萨也不太一样。列位式踢法不只是一种战术体系,而是一种思考足球的方式。这位加泰罗尼亚教练的想法是随着他手下的球员和环境的变化而不断进化的。

下文将分析瓜迪奥拉的球队如何在四个特定位置上完成进化:防守型中场、边后卫、边锋和前锋。

本文开始时所提到的,大约十年前的那个秋天,瓜迪奥拉在场边问候的那个人,是一位崭露头角的德国少帅,名叫托马斯-图赫尔。这是他们两人10次对阵中的第一次。

我们将通过三场特定的比赛来追溯瓜迪奥拉的战术演变:2013年德甲对阵图赫尔的美因茨,2016年德国杯决赛对阵图赫尔的多特蒙德,以及2021年瓜迪奥拉的曼城与图赫尔的切尔西所进行的欧冠决赛。

瓜迪奥拉的曼城在欧冠1/4决赛中面对图赫尔的拜仁,我们将会从中看到这种战术演变的结果。

瓜迪奥拉本人就是一位防守型中场,他曾表示自己讨厌身边有另一位后腰搭档。双后腰对他的风格而言是一种限制。

根据Perarnau的说法:“这压缩了他在球场上的空间,让他没法按照自己的意愿来指挥球队,也限制了他自己的选位。最重要的是,双后腰的配置打破了瓜迪奥拉踢球的基本原则:在接球之前计算好下一脚传球。”

在两名中后卫身前安排两名防守型中场,这使得组织进攻时站位形成了尴尬的直角。而单后腰从理论上来说,无论如何都会在半转身的状况下接应来自对角线方向的短传,拥有向前传球的视野。

然而,在球场上最危险的地方独自作战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踢单后腰需要有预判能力、强壮的身体、出色的控球、快速的转身、完美的传球。最重要的是,需要有阅读比赛和快速做出决定的能力,这样才能引导你的球队化解对手的逼抢。

当瓜迪奥拉开始执教巴塞罗那B队时,他在一位拉玛西亚的青训产品身上发现了所有这些品质,他的名字叫塞尔吉奥-布斯克茨。在拜仁慕尼黑时,他们此前习惯于踢4-2-3-1阵型,瓜迪奥拉将边后卫拉姆改造为自己的单后腰人选。而曼城现在拥有罗德里。

瓜迪奥拉喜欢这样的球员们,因为他们独自完成后腰的工作,从而腾出一名额外的中场球员进入到两条线之间,为后场创造天然的三角传球线路。理论上虽然如此,但瓜迪奥拉在实践中从来没有拘泥于单后腰。

即使是在视4-3-3为教条的巴塞罗那,哈维也经常会在布斯克茨身边的空间接球。对阵图赫尔的美因茨时,对方前锋试图切断给拉姆的传球路线,这时是施魏因施泰格拖后进入这些防守口袋中,展开中场的位置轮转。

拜仁慕尼黑没有在起始阵型中安排双后腰,因为这样会限制空间和跑动的自由度,而是通过中场球员的跑动制造了实际上的双后腰。这种动态的双后腰战术在多年来成为了瓜迪奥拉风格的标志。

但球场上的空间是由你的对手决定的,这意味着中场多出的那名球员并不总是需要回撤到防守型中场身边来拿球。在对阵图赫尔的多特蒙德时,参与前场逼抢的前锋从对阵美因茨时的一名增加到了两名,这时的拜仁选择让中场球员轮转到边路走廊,由外向内地推进。

而在面对图赫尔的切尔西时,蓝军用紧凑的5-2-3防守阵型封锁了中路,曼城则在进攻建立时选择菱形站位的3-4-3——这正是瓜迪奥拉在克鲁伊夫手下学会踢单后腰时的阵型。

在我们研究的这三场比赛中,瓜迪奥拉的球队在纸面上看起来都是在双中卫身前安排了单后腰,但阵型图中理想化的站位结构并没有太多意义。瓜迪奥拉的导师胡安-利略(Juanma Lillo)曾表示:“你永远不会在阵型图的位置上看到球员们,即使是他们刚刚走上球场的时候。”

单后腰对瓜迪奥拉而言从来都不是什么硬性规定。它标志着灵活性,意味着这是一支利用跑动进入空间而不是占据空间的球队。有些时候瓜迪奥拉会将另一位中场回撤到后腰位置,但最近,他更喜欢让另一个位置上的球员来发挥创造力:他的边后卫。

这在现在听起来可能有些古怪,至少是对于一支列位式踢法的球队而言。但在瓜迪奥拉执教之初,大幅度沿边路套上助攻对于边后卫而言是很正常的事情。

当边后卫身前的边锋拿到球并内切向球门盘带时,边后卫就会绕过他,沿着边线快速冲刺,迫使对方的边路防守球员来做选择,是跟随边后卫的跑动从而放空边锋,还是冒着被套上的边后卫打身后的风险来保持站住内线。

在瓜迪奥拉执教拜仁慕尼黑的第一个赛季中,你可以看到这一点,当时的拜仁仍然拥有两位偶尔会选择套边插上的进攻型边后卫。

作为一种进攻战术,套边是有用的。但这样做的缺点是,球员们需要不断在边线上来回冲刺,会在攻防转换中被对手抓住机会——而这正是列位式踢法需要避免的。

最简单的改变方法是,让边后卫从内侧套上,这个想法来源于列位式踢法原则中所要求的,边锋和边后卫不应该处于纵向区域中。既然选择了不要让边后卫从边锋的外侧插上,那就让边后卫从肋部空间开始插上,然后由内向外跑到边路。

与外套相比,内套不仅是从一种更好的阵型结构开始,还为对方的防线创造了一系列更困难的问题。到了瓜迪奥拉在拜仁的三年结束时,也就是对阵多特蒙德的杯赛决赛中,他的球队几乎只使用边后卫的内侧套上。

但内套和外套存在着一样的基本问题,那就是当球队丢失球权的时候,边后卫会发现自己总是被留在很靠前的位置。后卫不是应该做好防守吗?

有一种稍微安全一点的方法,是选择让一名边后卫留在肋部作为备用的进攻型中场,这正是欧冠决赛对阵切尔西时津琴科所做的事。2013年拜仁对阵美因茨时,拉菲尼亚和大卫-阿拉巴早已做过类似的事情。

这是一个将球传入禁区的好位置,并且从防守端而言,虽然对方边锋还是有可能在反击中从他身后溜走,但一名边后卫留在原地,而不选择往对方防线身后插上,至少能参与到中路的高位逼抢来。

如果说对方的禁区角距离本方球门还是有点太远了,那边后卫还可以选择内收来到中场中路,与防守型中场平行。早在十年前,瓜迪奥拉前往德国之前,他就开始梦想着内收型边后卫的这个版本。

“我当时在巴萨所设想的战术演变,”瓜迪奥拉将自己在当时还没真正尝试过的一个计划告诉了Perarnau,“包括让左后卫前移,出任第二名后腰。”拜仁的拉姆和曼城的坎塞洛让瓜迪奥拉的内收型边后卫战术名声大噪,他们被安排为后卫,但却悄悄来到中场线参与球队的高位逼抢。

最后一个,也是边后卫最保守的踢法,就是留在后防线上充当“摇摆型边后卫”(elbow back),或者临时的第三名中后卫。

瓜迪奥拉的球队总是喜欢根据场景形成暂时的三后卫站位,从而实现后场的人数优势或者缓解防守压力,但他达成这一目标的方式发生了变化。一开始是让一名防守型中场拖后,来到中卫之间,也就是布斯克茨和拉姆经常做的那样,后来变成了让一位承担多种位置职责的后卫进行边中摇摆,例如曼城的凯尔-沃克。这种更简单的转变方式能保持双中卫始终站在一起,并保持后腰留在中场发挥他特有的能力。

曼城本赛季对于边后卫的使用——如果他们还能被称为边后卫的话——是瓜迪奥拉执教生涯中最谨慎的一个版本。两名边后卫中的一人通常作为第二名后腰,另一名则出任摇摆型边后卫,两人都不会压过中场线太多。因此很多时候这两个边后卫位置会由中后卫来代打,从而保证防线最高程度的稳固。

就瓜迪奥拉而言,边后卫飞翼的时代看起来已经结束了,被太多草率的防守转换所扼杀了。现在他的边后卫们选择留在后场,边路的舞台则留给了边锋们。

对于列位式踢法而言,宽度一直都是基础。在迈克尔-考克斯(Michael Cox)的书《Zonal Marking: The Making Of Modern European Football》中将范加尔执教阿贾克斯时对边锋的使用描述为“几乎就是诱饵”,他们保持球场宽度来为中路创造空间。

“你不应该进入禁区射门——你必须留在边路,时刻感受将边线上的滑石粉踩在脚下的感觉。”博格坎普回忆道,也许只有他的脚感如此细腻可以感受到滑石粉的存在,“你的任务就是扯开对手的防线,快速过掉防守你的人并完成传中。”

由于内切型边锋的兴起,这种战术变得有些复杂了起来。在拜仁慕尼黑时,瓜迪奥拉拥有里贝里和罗本这两位优秀攻击手,他们喜欢用主力脚内切并射门,而不是沿着边线带球再送出传中。

对于这样的边锋,将他们像图钉一样固定在球场的角落并不一定合理。他们想要更靠近球门。瓜迪奥拉告诉Perarnau:“在巴萨,梅西能摧毁对方在球场中路的防守。在拜仁,里贝里和罗本能做到同样的事——但是是从边路。”

2013年对阵图赫尔的美因茨时,瓜迪奥拉让罗本和托马斯-穆勒(里贝里因伤缺阵)扮演非常灵活的角色,他们几乎都无法用位置来定义。有时拜仁的边锋会在边路接球,但更多时候他们会溜到中路,从意想不到的线路前插,相互之间形成配合或甚至换边。

这样的进攻变化是奏效的。由于边锋在球场中路即兴发挥,而边后卫控制着边路,拜仁慕尼黑在下半场攻入四球。

但锋线宽度不足也会造成防守问题。由于边路缺乏接应点,瓜迪奥拉的球队不得不加快进攻组织的节奏,在自己的阵型还没有准备好高位逼抢时就被迫送出冒险的传球。

而在近几年,瓜迪奥拉的球队在控球时,基本都会让边锋站在很靠前和靠边的位置。在2016年面对多特蒙德的5-3-2时,里贝里和道格拉斯-科斯塔的站位迫使对方的边翼卫深度回撤,从而为中场靠边的球员创造了空间,后者则通过大范围转移来让另一侧的边锋形成一对一的机会。

拜仁慕尼黑这种循序渐进的进攻组织模式意味着,当一名边锋内切射门或传入禁区的时候,阵型早已跟上,其他队友们已经准备好切断对方的任何反击机会了。宽度是瓜迪奥拉为拜仁慕尼黑带来的核心变化,他接手的拜仁打法快速而松散,三年之后留下的则是一支缓慢和控制的球队。

瓜迪奥拉手下的边锋们有着不同的风格。在曼城的这些年里,他使用过萨内和斯特林这样天然的边锋球员,他们会在肋部用狡猾的斜插跑动来接应直塞球——这对他们而言是完美的接球位置,他们可以使用主力脚送出倒三角传球,或者低平球横扫小禁区。

在2020-21赛季欧冠决赛对阵切尔西的比赛中,斯特林在左路担任逆足边锋,但他的主要威胁仍然来自于防守球员身后的跑动。当曼城凭借流畅的前场中路配合吸引出对方的中后卫时,他会移动到内线来接应有威胁的过顶球直塞。

本赛季,瓜迪奥拉又回到了使用边锋作为控制比赛工具的老思路上了。当曼城没有球权时,格拉利什和马赫雷斯会留在边路来打开中路的空间。而当他们得球的时候,他们拥有充裕的时间来进行盘带和周旋,确保整个阵型跟上了他们。

曼城的边锋们本来就是出色的攻击手,但就像在阿贾克斯崭露头角的博格坎普一样,他们主要的任务是保持站位。进球则由一个人来完成——那就是在中路的那个人。

如果说瓜迪奥拉早在来到拜仁时就已经因为一项战术创举而闻名,那一定是伪9号。

2009年,瓜迪奥拉震惊了整个世界。他让埃托奥和伊布拉希莫维奇这两位同时代最优秀的前锋坐上板凳,从而为年轻的右边锋梅西在中路腾出进攻空间。这个做法取得了很好的结果。

瓜迪奥拉可能并没有发明机动型前锋的概念,但巴塞罗那在组织进攻时将梅西用作第四名中场球员,正是他们控球打法的决定性特征。当瓜迪奥拉来到拜仁的时候,他早已开始构想有哪位球员可以胜任这个在他的足球风格中至关重要的角色——里贝里?罗本?格策?

事实证明,答案并不是以上的任何一位。尽管他们都很出色,但这些球员都没有梅西的那种直觉。他们无法像阿根廷人那样利用自己的位置自由度来牵扯出对方的中后卫,进行几次简单的传球,然后溜到后卫身后接应过顶传球,或者恰到好处地出现在点球点附近接应倒三角传中。

瓜迪奥拉的列位式踢法比范加尔的更流畅和更有趣,并不是因为有了一个伪9号,而是因为有了一个梅西。

在2013年对阵美因茨的比赛中,瓜迪奥拉转而使用马里奥-曼朱基奇。他是一名传统但无私的中锋,不介意为罗本或里贝里让出攻击球门的中路通道。

在之后的那个夏天,拜仁签下了更传统的中锋莱万多夫斯基。在那之后,他成为了瓜迪奥拉进攻战术中明确的焦点。莱万能提供纵深的跑动,持续对对手形成逼抢。随着拜仁的进攻组织变得更安全和缓慢,他们面临越来越多的低位防守,这时莱万能成为禁区内的进攻点。

在2015-16赛季,莱万多夫斯基攻入30球,这是自从1970年代的盖德-穆勒以来单赛季进球最多的德甲球员。但作为一支球队,拜仁的进攻算不上成功。在瓜迪奥拉执教第一个赛季的34场联赛中,他们一共打进94球,但随着莱万多夫斯基成为了超级巨星,拜仁的联赛进球数却在瓜迪奥拉的第三个赛季降到了80球。

那年夏天,瓜迪奥拉来到曼彻斯特,他试图通过调整伪9号的概念来恢复更平衡和更难以预测的进攻模式。这次,瓜迪奥拉仍然没有梅西,但他在过去的几个赛季里试验了一种结构,使用一名甚至两名球员轮番从锋线回撤,来制造中场的人数优势,并打乱对方中后卫的选位,从而打开防线身后的空间。

这就是两年前的欧冠决赛中,曼城攻击切尔西的方式。凯文-德布劳内和菲尔-福登在中路做着类似的事情,为彼此打开直插身后的空间。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双伪9的打法对于瓜迪奥拉而言是梦想成线名中场球员一起踢球。对手几乎不可能对曼城这种富有变化的进攻组合做好准备,而进攻组织时的人数优势也让他们确保了最大程度的控制力。

但关于是否能真正把球打进球门——好吧,上赛季英超99球的成绩并不糟糕,但瓜迪奥拉似乎还是会为了他的球队没能在欧冠决赛攻入制胜进球而感到心烦。

如果有一条从伪9号到线号的轴,目前的瓜迪奥拉处于哪一端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与他曾经使用过的任何一位前锋相比,哈兰德都更是一名纯粹的射手,他几乎除了射门什么也不做。

就像瓜迪奥拉的列位式边锋将防线拉扯到两条边线一样,哈兰德的任务是纵向的拉扯,固定住对方中后卫,为两名攻击型中场打开两条线之间的空间。

瓜迪奥拉回归纯中锋的举措成功与否仍有待商榷。就像他执教拜仁时的莱万多夫斯基一样,哈兰德吸收了其他所有人的进球,创造了进球纪录,但整个球队的进球效率却可能略逊于上一个赛季。

而由于中锋的存在,10人的进攻组织没有那么灵活,无法像以前那样在进攻半场持续传倒,这会导致丢失球权时的阵型结构和防守转换出现问题,而这正是列位式踢法的主要目的。按照目前的失球速度来看,本赛季的曼城将成为瓜迪奥拉执教过的球队中失球第二多的。

尽管如此,如果哈兰德能在两回合较量中攻破图赫尔的拜仁防线,并最终带领曼城赢得欧冠冠军,那么瓜迪奥拉——他经常被误认为理想主义者,但实际上是一名深思熟虑的实用主义者——不会介意在一些原则上做出妥协。

虎扑足球翻译团是一个聊球、八卦、学外语的有趣团体,只要对语言有一颗热爱的心,虎扑翻译团就欢迎你的加入

网络刷单是违法,切莫轻信有返利,网上交友套路多,卖惨要钱需当心,电子红包莫轻点,个人信息勿填写,仿冒客服来行骗,官方核实最重要,招工诈骗有套路,预交费用需谨慎,

低价充值莫轻信,莫因游戏陷套路,连接WIFI要规范,确认安全再连接,抢购车票有章法,确认订单再付款,白条赊购慎使用,提升额度莫轻信,网购预付有风险,正规渠道很重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